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中人の梦工场

这里有爱的细雨,这里有情的倾诉。这里帮你筑梦,帮你圆梦!

 
 
 

日志

 
 

黄泉路、奈何桥、孟婆汤  

2010-08-07 09:44:21|  分类: 风水民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泉路、奈何桥、孟婆汤

梦中人整理

 

       黄泉路在中国的神话和宗教典籍中就是人死后到阴曹地府报到时走的路。奈何桥是黄泉路上的一座桥。孟婆汤则是让每个魂灵忘却三生记忆的一种迷魂汤。
 

黄泉路、奈何桥 - 梦中人  - 梦中人の梦工场      在中国,传说认为,人的阳寿到了就会死,人死后,会有阴间的捕快黑白无常来捉拿人的魂魄,把他们带到阴曹地府去接受阴间大法官阎罗王的审判,以决定他们是升天做神仙;或再次投胎做人;还是打入十八层地狱去受苦。人的魂魄到阴间报到要走很长一段路,过很多的关;正常死亡的人首先要过鬼门关,过了这一关人的魂魄就变成了鬼,接下来就是黄泉路,是接引之路,黄泉路一是对这些关和路程的总称。这段路程中,要过奈何桥,跨过三生石,喝孟婆汤等等。另一种说法是黄泉路专指这一路程中的一段叫“黄泉路”的路。 不管那种说法,黄泉路都是指这样一段人死后要走的一段路。因此中国人有时称人死了叫赴黄泉。  

        鬼门关是进入阴间首先必经的第一道关。鬼门关前有十六大鬼,传说阎罗王专门挑选了一批恶鬼来此镇山把关,他们对劣迹斑斑、恶性未改的亡魂野鬼盘查得格外苛刻、严格,不使一个蒙混过关。

        过了鬼门关,便踏上了黄泉路。黄泉路很长很长,在黄泉路上有很多孤魂野鬼,他们是那些阳寿未尽而非正常死亡的,他们既不能上天,也不能投胎,更不能到阴间,只能再黄泉路上游荡,等待阳寿到了后才能到阴间报到,听候阎罗王的发落。

        黄泉路上遍开着火红的彼岸花。彼岸花是生长在忘川河边的接引之花。传说彼岸花是一种自愿投入地狱的花朵,被众魔遣回,但仍徘徊于黄泉路上,众魔不忍,遂同意让她开在此路上,给离开人界的魂们一个指引与安慰。花只开于黄泉路上,是开在冥界三途河畔、忘川彼岸的接引之花。花如血一样绚烂鲜红,铺满忘川河彼岸通向地狱的路。彼岸花有花无叶,是冥界唯一的花。大批盛开的火红彼岸花,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铺成的地毯,,又因其红的似火而被喻为“火照之路” 也是这长长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与色彩。走向阴间的人就踏着这花的指引通向幽冥之狱。 彼岸花香有一种非凡的魔力,能唤起死者生前的记忆,让死者在喝下孟婆汤前先回忆起在人间的种种。 当灵魂渡过忘川,便忘却生前的种种,曾经的一切都留在了彼岸,往生者就踏着这花的指引通向幽冥之狱。

  拥有彼岸花的人,将不再拥有爱情。与恋人之间的缠绵就将烟消云散。因为它是个诅咒,诅咒拥有者生生世世的爱情,诅咒拥有者世世代代的甜蜜。无论如何轮回转世,彼岸花永远相随——  

        在黄泉路的尽头有一条河叫做忘川河。忘川河是在阴阳交会的地方,一条阻隔阴阳两世的河。

        奈何桥是忘川河上分隔阴阳两世的一座桥。桥分三层,上层红,中层玄黄,最下层乃黑色。愈下层愈加凶险无比,里面尽是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生时行善事的走上层,善恶兼半的人走中层,行恶的人就走下层 。忘川河里尽是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那些溺水而死的鬼魂,总是在桥梁上下或左右桥头,为自己寻找替身,以便使自己能够托生而转世。走下层的人就会被鬼魂拦住,拖入污浊的波涛之中,为铜蛇铁狗咬噬,受尽折磨不得解脱。过完奈何桥便可通往六个去处,即是进入六道轮回:天人道、修罗道、人道、畜生道(也叫旁生道)、恶鬼道,地狱道。其中,天人、阿修罗、人道属于上三道,而畜生、恶鬼、地狱则属于下三道。至于去哪个道,是根据亡灵生前所做善恶的业绩来分门别类。善业多的会被分配到上三道,恶业多的被分配到下三道。

  忘川河边、奈何桥头有一块石头叫三生石。鬼魂都要跨过三生石,回忆自己的人生之路。三生石记载着每个人的前世、今生和未来。今生的果,宿命轮回,缘起缘灭,都重重地刻在了三生石上。千百年来,它见证了芸芸众生的苦与乐、悲与欢、笑与泪,该了的债,该还的情,三生石前,一笔勾销。三生石上的字鲜红如血,最上面刻着四个大字“早登彼岸”。

 忘川河边有一个土台叫望乡台。望乡台又称“思乡岭”,这是鬼魂唯一还能够望到阳间的一个土台。在这里,可登台眺望阳世家中情况,于是这里成了鬼魂遥望阳间的最后窗口、鬼魂与活着的人联络感情的最终圣地。尽管鬼会卒严催怒斥,即将彻底转入阴间的鬼魂还是要强登望乡台,看上人间最后一眼,最后遥望家乡,大哭一声,了却对阳世亲人的挂念。然后喝杯忘川水忘却今生,走过奈何桥,了无牵挂地前往“阴曹地府”。这一刻,很多人还执着于前世未了的意愿,却又明白这些意愿终将无法实现,就会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望乡台边奈何桥头有个亭子叫孟婆亭,有个叫孟婆的女人守候在那里,给每个经过的路人递上一碗孟婆汤,也就是迷魂汤。港台人也把它叫做忘情水。要过奈何桥,就要喝孟婆汤。不喝孟婆汤,就过不得奈何桥,过不得奈何桥,就不得投生转世。喝下孟婆汤就让人忘了一切。孟婆汤又称忘情水或忘忧散,一旦喝下便忘却前世今生,一生爱恨情仇,一世浮沉得失,都随这碗孟婆汤遗忘得干干净净。这是一种释然,彻彻底底地与前世做一个了断。今生牵挂之人,今生痛恨之人,来生都相见不识,形同陌路。孟婆汤,其实就是活着的人一生所流的泪。每个人活着的时候,都会落泪:因喜,因悲,因痛,因恨,因愁,因爱。孟婆将他们一滴一滴的泪收集起来,煎熬成汤,在他们离开人间,走上奈何桥头的时候,让他们喝下去,忘却活着时的爱恨情愁,干干净净走入下一个轮回。而不喝孟婆汤就不能过奈何桥,便进不得阴曹地府,也不能正常转世重返人间,往往要等上千年才能转世投胎。

        可是有那么一部分人因为种种原因,为了情不想进入下一个轮回,不肯喝下孟婆汤。他们宁可不过奈何桥而跳下冰冷的忘川河,与那些不能投胎的孤魂野鬼相伴,在冰冷的河里等上千年。对于这些痴情的人。孟婆会告诉他:你为她一生所流的泪都熬成了这碗汤,喝下它,就是喝下了你对她的爱。喝下汤,眼里的人影心里的情就会慢慢淡去。可他们就是不想忘情,不愿意喝下孟婆汤。

        对于这种人,孟婆没办法也只好答应他们,并且告诉他,不喝孟婆汤,不愿意重返人间、放弃轮回也可以,忘川上以一个神秘的摆渡人,每一百年就回来摆渡一个灵魂。谁与他有缘,就可以坐上他的摆渡船,就可以不忘今生,等到你今世的爱。但是你要跳入忘川河等待那个摆渡人。能不能等到你所爱的人,要看你们有没有缘分。没有缘分,你可能等了千年也不得相见。如果有缘,千年之中,你或许会看到桥上走过今生最爱的人,但是言语不能相通,你看得见她,她看不见你。你盼她不要喝那孟婆汤,又怕她受不得忘川河中千年煎熬之苦。千年之中,你可能会看见她走过一遍又一遍奈何桥,喝过一碗又一碗孟婆汤,她已经经过了几个人世的轮回。那是你们没有缘分。如果她也像你一样不喝那孟婆汤,你们的千年之后都心念不灭,还能记得前生事,便可双双投胎重入人间,去寻前生最爱的人。如果不喝孟婆汤,硬是要痴痴的等待前世有缘人。那就要受水淹火炙的磨折,这往往要等上千年才能轮回,转世之后会带着前世的记忆去寻找前世的有缘人。经过千年等待来寻找前世情缘未了的人,去完成前世未了的心愿,等上千年煎熬之苦。   

 地狱黄泉路简介  - 愚人 -          

        传说黄泉原指地下的泉水,后来被引作阴曹地府的代称,黄泉路也成了通往阴曹地府的必经之路。走完黄泉路后,就意味着即将受到阎罗王的最后审判以及十八层地狱的最后考验了。黄泉一词的出处是《东周列国》故事“郑庄公掘地见母”:郑庄公的父亲是郑武公,娶姜氏为妻,生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寤生,二儿子叫段。因为段长得一表人才,姜氏便偏爱他,希望郑武公立段为太子,可是未能如愿,姜氏一直坏恨在心。等武公去世后,寤生继承王位,号郑庄公。姜氏多次向庄公提出无理要求,庄公碍于母亲情面,都满足了她。但是姜氏毫不知足,居然煽动次子段篡位。但后来被庄公识破,段自刎而死,庄公大怒之下把母亲从京城赶到颖地,还发誓说:不到黄泉不相见。可是他事后非常后悔,毕竟姜氏是他的生母。
  当时颖地的官员叫颖考叔,为人正直无私,一向有孝顺爱友的美誉。他见庄公把母亲安置这里
便对人说:母亲虽然不象母亲,但儿子却不能不象儿子。于是抓了几只小鸟来见庄公。庄公问:这是什么鸟?颖考叔说:这种鸟叫号鸟,最不孝道,母亲把它养大,但他长大后反过来却啄食母亲,所以抓来准备吃掉它。庄公听后哑然无语。
  时值膳房送来一只蒸羊,庄公割下一条羊腿给考叔,考叔却将羊肉撕下放于袖中。庄公不解。考叔说:我家母亲因家中贫困,从不曾吃过如此美味,我要拿回家给母亲食用。庄公不觉凄然。考叔知道已经说动了庄公,却因为有“不到黄泉不相见”的誓言所阻,于是献计,挖掘地下,直到泉水涌出时,建一地下室,然后把母亲接来居住。最后终于使庄公母子团聚。

  评论这张
 
阅读(3556)| 评论(13)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